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行业 > 滚动 >
时隔八年 大宗商品质押融资在中国银行业“获得重生” 2020-11-06 10:24:55  来源:中国网财经

时隔八年,大宗商品质押融资在中国银行业“获得重生”。

7月17日,近20万美元的贷款从中国建设银行青岛自贸区支行被支付给青岛诺顿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顿”)的马来西亚客户。这笔贷款的质押物,就是一张诺顿公司放置在仓库里的橡胶原料的电子仓单。

这是诺顿创办八年来,第一次获得银行贷款。这也是自2012年上海钢贸事件后,很多国有大型银行停止大部分大宗商品的质押融资之后,中国建设银行对外放出的第一笔以大宗商品电子仓单做质押的贷款。

让这一切成为现实的,是“货兑宝”平台。这个平台是由京东数科联合中国国有大宗商品仓储巨头——中储股份共同打造的,用数字化的方式实现对大宗商品仓储存货管理的风险控制,帮助金融机构降低对外放款的风险,纾解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

缘起:“货难管”让“钱更难管”

中国的大宗商品种类有数千种,需求量大,交易规模可观。有关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大宗商品的产出值大约在10-20万亿美元,占到世界GDP的20%。,在主流大宗商品中,中国基本占据全球大宗消费比例的50%以上。

中国的大宗商品生产资料从改革开放初期的约2000亿元的规模,发展到2019年超过了80万亿元。专家预测,未来30年,我国在大宗产业的规模在全球的占比仍会保持绝对的领先地位。

然而,风光的表象下,却是乱象频发。大宗行业内,许多企业仍然遵循着传统企业的做法,仓储和三十年前没有多大的区别,数字化程度低下,部分实现数字化的企业内部系统又相互孤立,彼此互不相通,这使大宗商品的仓储物流一直处在“黑匣子”的状态。

正如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物联网技术与应用专业委员会标准部部长沈启星感叹,九成以上的大宗商品仓库仍然停留在纸质单据阶段,很多仓库跟30年前相比,唯一的差别就是以前是靠人力搬运,而现在用行车、叉车等装卸工具以及一些简单的仓储管理软件而已。

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梁伟华也曾表示,早在2018年,中储就提出由仓储物流企业向供应链服务企业转型。但在当时,尽管中储在产业场景、行业经验、业界口碑方面均处“顶流圈”,但却有着行业内一样的痛点:缺乏数字化技术支撑。

另一方面, 由于数字化程度低,仓库管理落后,虽然大宗商品自带有金融属性的特点,但货物和仓单不一致的痛点始终困扰着仓单在金融领域施展拳脚,大宗商品的质押融资更是在过去八年里国有大型银行一直不愿触碰的,在大宗商品质押融资中对同一批存货开具多个仓单、在多家银行重复质押融资的问题非常突出,2012年的上海钢贸事件就让国内外多家大型银行牵涉其中,损失惨重。

于是,恶性循环也随之而来,中小企业因为信用不足很难进行融资,以信用为主、物权为辅的传统大宗商品行业供应链金融难以帮助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的困境,授信则高度集中在高信用主体的大企业身上,造成风险集中化,极容易暴雷。

破局:“TIE”模式落地青岛

怎样改善大宗商品的“货难管、钱难管”的难题?京东数科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径。

在9月3日召开的大宗商品产业数字化发展(青岛)论坛暨中储京科“货兑宝”推介会上,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李波介绍,京东数科与中储实现战略性合作,合资成立中储京科并推出“货兑宝”,将“京东数科大宗商品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应用其上。

在李波看来,大宗商品市场“矛盾”的背后,正是大宗商品产业数字化的广阔“蓝海”。“货兑宝”平台从大宗商品的交易交付安全切入,集成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提供大宗商品的交易,交付,金融,物流仓储,信息等综合服务,构建大宗商品供应链协同平台。

打开“货兑宝”平台,不难发现其中“大宗商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大宗商品数字化仓库”、“大宗商品存货电子仓单”等大宗商品供应链一体化解决方案井井有条。

“打开大宗商品仓储’黑匣子’的关键钥匙就是’仓单’,’货兑宝’通过提供区块链仓单生成、查询、质押、提货、转让等全生命周期服务,保障仓单的真实唯一性,打磨出一张大宗商品领域放心的’数字化仓单’,为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客户提供数字化仓单融资服务支持。” 中储京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啸宇说。

对比过去的纸质仓单,“数字化仓单”的金融属性得以实效发挥。基于区块链的电子仓单融资服务,帮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搭建在线融资解决方案,解决银行与企业资金需求匹配,有效改善供应链企业资金短缺问题。

中国建设银行青岛分行行长郝子建认为,“货兑宝”实现了仓储数据透明化、质押货品和货值动态监管等,银行可以有效节省相关产业企业信用审核成本,降低企业放款风险,实现金融服务提质增效。这解决了银行的一大难题。

在不久前的中国产业区块链峰会上,建行和中储京科联合申报的“区块链物流金融平台”——“货兑宝”区块链仓单解决方案入围十佳优秀案例。

“通过产业数字化,使得金融和大宗商品产业产生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使得金融服务可以更早、更有效地介入到大宗商品增长模型中去,更早地融入到企业的资产生成过程;同时,也能够帮大宗商品企业获得更便捷、优质的金融服务。”李波表示。

未来:“王牌”模式帮助金融机构挖掘存量增长

在10月21日,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在金融街论坛年会暨第二届成方金融科技论坛上曾表示,京东数科在过去几年积累了较为丰富的金融与产业数字化服务能力和经验。经过不断的发展和进化,我们开创出一套独特的科技+产业+生态的“TIE联结模式”。通过这套模式,我们可以一手服务金融数字化,一手去做产业数字化,并通过数字化成为金融和实体产业的连接器,去推动金融行业精准滴灌实体产业。

“货兑宝”恰恰就是陈生强所说的“王牌”模式——“联结(TIE)”模式在推动金融行业“滴灌实体产业”上活生生的“印证”。

具体说,“TIE”模式帮助了大宗商品行业实现“产业数字化”和“金融数字化”的跨界与融合,助力传统大宗业务转化为数字化场景,形成数字化资产,再引入更多的金融服务的优秀选择,助力金融机构服务提质增效,实现大宗商品的质押融资——这一存量业务的“起死回生”。

目前,这个TIE模式中,京东数科已经累计了几百万的企业客户,和上千家合作的金融机构,集点成线,集线成面,当这些企业和金融机构有效地连接起来,能够极大地打通各拥堵点,助力企业完成“产业数字化”和“金融数字化”的跨越。

不止如此,京东数科还针对传统金融机构的增长痛点,利用数字科技可以对存量用户进行分层和精细化管理,并提供差异化、定制化服务,比如在信用卡数字化运营上,京东数科探索助力银行开展数字化运营,提升效率,提高用户服务水平:此前,京东数科与晋商银行合作发行的联名信用卡就于2019年上线,首月发卡量迅速突破10万张,截至2020年5月该联名卡业务规模已突破55万张,发卡以来累计消费额已超133亿。

在和金融机构的良性业务互动中,京东数科产业数字化的逻辑“闭环”得到完美体现。

目前,京东数科的数字化服务正在参与或即将进入的行业已经涵盖了金融、政务、农牧、零售、物流、物产、交通、能源、商旅、出行、生活服务、互联网科技等等不同领域。

这么看,京东数科提出的“TIE”模式,值得持续期待。

相关阅读: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